律师介绍

马友泉律师 马友泉律师毕业于复旦大学国际经济法专业,获法学学士学位,华东政法大学法律硕士。1999年起在律师事务所执业,具有17年的专职律师执业经验,上海国畅律师事务所创始人,现为国畅律师事务所主任。马友泉律师先后担任上海...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马友泉律师

电话号码:021-60702998

手机号码:13061668287

邮箱地址:lawmy365@hotmail.com

执业证号:13101200010343292

执业律所:上海国畅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上海市普陀区宁夏路201号绿地科创大厦16A

成功案例

开车撞死劫匪 正当防卫还是故意伤害?《上海法治报》对马友泉等律师的专访

聚焦热点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广东顺德便接连发生了两起 “驾车撞劫匪”的事件。7月1日发生的第一起事件中,一位女士驾车撞倒了劫匪的摩托车夺回20万元,未造成严重后果;而7月13日的第二起事件中,同样是一位被劫女士驾车撞倒了骑摩托车的劫匪,造成劫匪一死一伤。

这样的事情在社会上引起广泛讨论,两位女司机是否需要承担刑事责任更是引起了很大争议。在抢劫得手的歹徒逃离现场过程中,司机驾车追击并碰撞对方致伤、致死,这一行为该如何定性?类似情况屡屡发生后,有人提出公民的 “追捕权”问题,那么公民是否拥有追捕权呢?本期我们邀请了几位刑事律师就以上问题展开交锋。

本期律师:汪敏华   上海德尚律师事务所          马友泉 上海汇盛律师事务所             史善涛 上海敏诚善律师事务所褚 江 上海华荣律师事务所

争议焦点一:是否属于正当防卫?

史善涛:我认为这是正当防卫。抢劫现场和抓捕过程属于整个犯罪大现场。女司机追捕撞击抢劫犯的主观目的是阻止劫匪的车辆离开,并夺回自己被抢劫的财物,是正当防卫。抢劫犯以伤害他人人身安全的手段来进行抢劫犯罪,相对等的,受害人应当可以以威胁劫犯生命安全的方式来捍卫自己的财产不受侵犯。如果受害人不能以威胁劫犯生命安全的方式来维护自己的权利,而劫犯却可以凭借伤害他人人身安全的手段来实施抢劫,这样一旦受害人遭到抢劫,就只能妥协,不能对自己的权利进行维护。

汪敏华:根据刑法相关规定,我认为女司机追击尚未既遂的抢劫犯罪的过程中造成劫犯伤、亡的,仍属于正当防卫,不用负刑事责任。首先,虽然案中劫犯已经通过暴力手段将女司机的合法财产抢走,但因为抢劫罪侵犯的是公民人身权和财产权双重权利客体,而侵犯财产权利行为既遂与否通常都以被侵犯财产是否已在犯罪分子控制之下为判断标准。本案中,三劫匪劫取财物后尚未逃离犯罪现场,还在女司机的视线范围内,况且,女司机财产被抢后的第一反应是追,所以,劫犯对该财产尚不能有效控制,因此,三劫犯的抢劫行为尚未达到既遂。女司机此时为了保护自己的合法财产不受非法侵犯对劫犯进行的追击,在时间节点上符合刑法有关构成正当防卫所必备的时间要件。其次,因为三劫犯在抢劫后驾驶摩托车奋力逃窜,女司机急起直追,双方均在快速行驶中。这种情况下,沿途目击公民即使有追敌之勇,也会因车辆从身边急驶而过,不明真相而充当一名纯粹的旁观者,在此情况下,撞车为 “制止不法侵害行为”继续的唯一和必需手段。

马友泉:女司机的这一行为属于防卫过当。这是要依据女司机的主观目的及客观后果来判断的。倘若女司机主观故意并且实际行为是将罪犯直接撞到,导致其死亡或者受重伤,就应当承担故意伤害的责任。女司机的确有权以适当的方式阻止罪犯逃逸,以适当的方式夺回自己的财物,但是在这一过程中故意造成罪犯重伤乃至死亡,就必须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褚江:我认为,女司机驾车追赶犯罪嫌疑人的行为不属于正当防卫,但她 “追”的行为是正当的,是为了避免自己的财产损失而采取的制止犯罪的行为。正当防卫应当具备三个条件:针对性、及时性、相当性。具体来说就是指防卫的对象必须是实施犯罪的犯罪嫌疑人,在事件正在发生的过程中防卫,且防卫的程度必须恰当。从本案来看,三名劫匪已经完成了将钱抢走的行为,逃离了主要犯罪场所,双方当事人已经不存在侵害行为,属于犯罪既遂。从正当防卫的三个条件来说,已经不满足及时性的要求。所以,并不属于正当防卫。对财产是否要处于犯罪嫌疑人的安全控制下,才能算完成犯罪行为。我认为,只要财产脱离了财产所有人的控制即可。

对是否需要承担刑事责任,我的观点是要看当事人当时的主观心理状态,以及事后是否采取了及时有效的救济措施和限制措施。女司机当时驱车追赶,是想要制止犯罪还是故意撞击犯罪嫌疑人的摩托车?女司机自己的说法是“当时脑中一片空白”,由此看来,她当时对自己的行为是放任的,很难说她有意识要采取补救的措施。人的生命权高于一切,这位女司机需要负一定的刑事责任。

争议焦点二:急起直追是否合适?

史善涛:该行为是属于正当行使权利。当抢劫发生后,女司机有权追回自己的财物,对于抢夺自己财物的犯罪嫌疑人公民有权利进行追捕,一旦将犯罪嫌疑人抓获后应当扭送公安机关。至于在这个追捕过程中造成的非故意伤人,仍然应当认定属于是正当防卫。

汪敏华:急起直追是一种合适的方法我认为有当地律师提出 “追捕权”一说,严格而言并不贴切。我国刑法规定公民对于现行犯罪嫌疑人可以依法 “扭送”到司法机关,而非 “追捕”。而且,仅仅局限在扭送,无其他权利,更不能以扭送为名伤人身体或生命。这不像人民警察法中所规定的,警察在追捕犯罪嫌疑人过程中,在紧急情况下可以先行采取强制措施,可以使用武器。但女司机在这种情况下急起直追应该是一种合适的方法。从对案情的介绍看,当时,与女司机在一起的尚有别人,所以,在追击的同时应该通过吩咐同伴及时报警、向路人呼救等办法,以求得警力和其他社会力量的帮助,以其他更经济并有效的方法制止犯罪、保护其合法财产。当然,我们在今天说这个话都有点像事后诸葛亮。紧急情况下人的反应是很难如此全面和严谨的。

马友泉:追捕属于公权公民的追捕权应当是有限度的。公民的 “追捕权”在相关法律条款中并未予以明确。但是公民在自己的生命财产权受到侵犯的时候急起直追歹徒,这是不靠公权力的行为,属于自力救济。但公民的追捕权应当是有限度的,只能扭送至公安机关,不能施以暴力,只有公权力有权处置罪犯,公民没有权利伤害罪犯的身体。以前有个案例,一个小偷对某人进行偷窃,结果被某人抓获,此人对小偷进行了身体伤害并导致小偷死亡,结果被判故意杀人罪。可见公民的追捕权有限,不能对犯罪嫌疑人进行身体伤害,在犯罪嫌疑人被正式定罪之前,他的人身安全是受到法律保护的,任何人不能侵犯。

褚江:对 “追捕权”,依我的理解是属于专门机关的专门权利。当然,公民发现犯罪行为都有权利有义务制止犯罪,对犯罪嫌疑人进行扭送,这是法律赋予的权利。但这也是有限度的,不能人为扩大损害的结果。就这件案例而言,抢劫、抢夺都具有突发性,周围人没有准备,事件发生后,公民可以在法律限度内维护自己的权益。追是可以的,但不能以撞倒、撞死人为代价。恰当的做法应该在追的过程中及时报警,向警方以及周围的人寻求帮助。

相关案件:撞死劫匪 司机获刑

2006年2月,辽宁曾发生过类似案件。蔺某在营口市阳光酒店附近上了杨某驾驶的出租车后拿出尖刀抢劫,得手后下车离开。杨某掉转车头朝蔺撞去,将蔺某撞倒后报警。蔺经抢救无效死亡。

法院一审判决:杨某刚因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并赔偿被害人及其家属共计15万元。杨某不服提出上诉。辽宁营口市中院裁定此案发回重审。法院重审认为,考虑到被告有自首情节并已履行赔偿,且被害人行为有诱导其犯罪等因素,对杨某刚作出有期徒刑4年的判决。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