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介绍

马友泉律师 马友泉律师毕业于复旦大学国际经济法专业,获法学学士学位,华东政法大学法律硕士。1999年起在律师事务所执业,具有17年的专职律师执业经验,上海国畅律师事务所创始人,现为国畅律师事务所主任。马友泉律师先后担任上海...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马友泉律师

电话号码:021-60702998

手机号码:13061668287

邮箱地址:lawmy365@hotmail.com

执业证号:13101200010343292

执业律所:上海国畅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上海市普陀区宁夏路201号绿地科创大厦16A

成功案例

【律师故事集之离婚风波】离婚风波引发的背水一战

       宣判

      2018年6月28日上午10时,虹口区人民法院刑事第四法庭。“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被告人符合适用缓刑条件,判决如下:被告人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拘役六个月,缓刑个月……”,审判长响亮地敲下法槌,一起离婚、返还彩礼的案件最终令人意外的以刑事判决告终。被告人的女儿李丽坐在旁听席的第二排最左侧,红着眼睛心疼地看着父亲的消瘦的背影,心里百感交集,如果不是为了她,父亲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本案的被害人吴良坐在离李丽最远端的最右侧,平静地听着期待已久的判决结果,脸上毫无表情。吴良擦了擦右眼,眼伤虽然好了,完全看不出当初受伤时的痕迹,但有时还是会流眼泪。吴良茫然地注视着被告席上的李四方,就在两天前他们还是亲家,前天他的儿子吴德与李四方的女儿丽丽刚刚办理了离婚手续。所有的恩怨在此刻划上了句号。他们做梦也想不到,半年多时间里,两个家庭一个又一个官司,不断的冲突,会是这样的一个结局。

   婚变

      律师事务所会议室来了一对父女,父亲五十岁左右,身材瘦小,面庞黝黑,但整个人透着干练。女孩二十多岁,圆脸似乎有点浮肿,一说话带着甜甜的笑容,一点看不出她已得了严重的肾病。“我绝不允许在我女儿 生病的时候,他想离就离!”父亲说话带着浓重的方言,语气坚定而又带着愤怒。

    律师从交谈中得知,这对父女来自安徽北方的一个县城,两年前女儿李丽学校毕业后,在上海工作,在网上认识了现在的老公吴德,两个人不断地网聊,感情也在不停地升温,见面后双方都感觉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半年后便登记结婚。可是不到一年,2017年9月,丽丽突然检查出得了肾炎,这可急坏了双方的父母,丽丽父亲从安徽赶来,吴德一开始也积极照顾丽丽,但时间一长,吴德便觉得自己有点亏,刚结婚,就要花一大笔钱给新婚妻子治病,听人说得了这种病可还无法生育,言语之中便不时露出嫌弃。丽丽的父亲只有这一个女儿,而且丽丽母亲在丽丽小时候不幸离世,李四方对女儿更是宠溺,不会让她受哪怕一点点的委屈。女儿将吴德的言行告诉了父亲,父亲大怒,与吴德在医院便发生了冲突,李四方将女婿推倒在医院的椅子上,吴德马上打电话叫来了自己的父母。双方在医院便发生了拉扯,还惊动了警察。这场闹剧最后以女婿吴德赔礼道歉收场。但这一次打架之后,吴德对丽丽更加冷淡。2018年1月1日吴德从家中搬走,留下丽丽一个人独自在家。

    2018年1月18日,离春节不到一个月,吴德向上海市虹口区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双方离婚。同时要求分割夫妻共同财产68000元,共同承担债务15000元。“他怎么能背叛当初的诺言呢?“,丽丽愤愤不平,当初是他三番五次向她求婚,而且还到她老家去了好几次,答应照顾她一辈子,她才嫁给他,现在就是因为自己得了病,就要抛弃她,她无论如何也想不通。她问过医生,肾病经过一年的治疗是可以治愈的,也不会影响生育。吴德家这次也就花了五万多医疗费。她生病前在公司上班,每个月可以挣到七八千元,比吴德的工资还高。所谓的夫妻共同财产实际是当初吴德结婚前给李丽的彩礼钱。”他怎么还好意思要回去?“李丽的父亲有点激动,是他们带着礼金两次到我们家求着我们,要我女儿嫁给他家。按照农村习俗,彩礼钱很多买了嫁妆和结婚时花掉了,哪里还有什么共同财产?

    这样的离婚案件对律师来说,并不复杂。律师征求父女的意见,最终他们决定先不离婚,因为女儿丽丽还要在上海治疗,如果离婚,丽丽面临着无处居住的现实问题。另外,丽丽认为,与老公吴德还是有一定的感情基础,主要矛盾还是钱的问题,丽丽希望丈夫能够回心转意。医生说她的病治疗休养一年就可以上班了。只要她能挣钱,就可以缓解家里的经济困难,有了经济基础,就能得到婚姻幸福。可是,这样的婚姻还能挽回吗?法院会怎样判决?

       离婚案开庭

       2018年3月5日上午9时45分,虹口区法院民事庭第33法庭。庄严肃穆的国徽正下方,年轻的女法官敲响法槌,宣布开庭。吴德和律师坐在原告席上,吴德瘦高个头,长得还算清秀。吴德的父亲坐下面旁听。李丽和律师坐在被告席上,李丽的父亲李四方今天也到了法庭。原告的律师宣读了离婚起诉书,原告要求双方离婚,理由是双方通过互联网相识,相互了解不够即仓促结婚,婚后经济上由原告负担。被告患有肾病,影响原告的生育权。双方已分居至今,感情破裂,因此要求离婚。法官随后征求被告李丽的意见,李丽起初有点紧张,但慢慢地开始适应。李丽认为,虽然目前患病,但治疗已有所好转,病情不影响生育。双方感情并未破裂。吴德一听李丽不同意离婚,情绪马上激动起来,嗓门一下提高了很多,说李丽把他们家的钱都花完了,医生说李丽就是不能生育。吴德指着李丽说,你说能生育就生一个呀!法官立即喝止了吴德。双方的争议焦点还有68000元是不是彩礼钱,原告认为,68000元是原告父亲给被告李丽用作原被告婚后生活补贴费用,应作为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而被告则认为,这纯粹就是结婚的彩礼,根据婚姻法司法解释,双方已结婚一年多,要求返还没有依据。另外原告主张的借款15000元债务,被告认为,并未提供相应的借据,被告也不知晓。法官似乎没有想在双方财产分割与债务上花太多时间,开庭不到一个小时,法官即宣布休庭,择日宣判。

      离婚案宣判

      2018年3月19日,虹口区法院对吴德与李丽离婚案作出一审判决,法院认为,夫妻关系的存续以感情为基础,原被告系自主婚姻,有一定的婚姻基础。现双方因被告患病、家庭经济而产生矛盾,希望原被告均能慎重对待婚姻,遇事多沟通。被告能够通过现代医学手段积极治疗,早日康复。鉴于原被告夫妻感情尚未破裂,应以不离婚为宜。根据婚姻法第三十二条之规定,原告要求与被告离婚不予准许。

    应该说,这样的判决对双方的律师来说,都不意外。判决后,双方均未上诉。

    李丽本想,吴德如果再要起诉,根据法律规定,要到六个月以后,从现在开始到第二次离婚判决前,起码还可以有八九个月时间。这期间抓紧时间把病治愈,再慢慢调养,还可以找个工作,自食其力。但李丽想错了,事情没有她相像的那么简单,吴德的父亲吴良正在酝酿一个新的诉讼.

    再次对簿公堂,要求返还“装修款“

    李丽自从法院判决不予离婚后,心情平静了很多。但这样的日子没能持续多久。2018年3月26日,丽丽又一次收到法院的传票,第二个诉讼接踵而来。这次原告是吴德的父亲吴良,案由是民间借贷,吴良将李丽和他儿子都列为被告,认为在结婚前,吴良给李丽的钱是借给李丽用于其父母房屋装修的钱。

    李丽父亲再次赶到了上海,他不放心女儿一个人在上海独自面对吴家。李丽的父亲找到了原来的代理律师。律师告诉他,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吴良不会得逞的。

    第二次开庭比第一次简单了许多,法官详细询问了案件的经过后,特别是向李丽代理律师详细了解案情后,即刻就做出一个决定。法官让被告及代理人先到外面回避一下,即开始做原告吴良的工作,法官告诉他,这样的起诉是没有意义的,双方结婚前给的钱是“彩礼“,是不能要回的。换一种理由起诉行不通,事后让儿子吴德补的借条也没有任何意义。法官动员原告吴良撤诉。经过半个多小时的工作。吴家的第二次起诉,戏剧性地没有开始就结束了。

    李丽在这次起诉后,还能继续平静地住在吴家的房子里面吗?

     私闯儿媳房间风波

    李丽住的房子房产证上有丈夫吴德的名字,律师告诉李丽只要没有离婚,她就有居住的权利。李丽公公和婆婆就住在楼下,双方有时碰到会发生几句争吵,但李丽看他们是老人,也不跟他们计较,双方基本上相安无事。可没过几天,李丽的房间被人闯入了!李丽自从丈夫离家出走后,就在家里的衣柜顶上安装了一个监控摄像头,因为有一个盆装植物挡着,不容易被人发现。这天晚上,李丽出去散步,回来便发现屋里有翻动的痕迹,于是立即打开摄像头录像。李丽发现一个身影蹑手蹑脚地进了房间,打开了灯,李丽仔细一看,是她的婆婆,随后又走进一个人,正是李丽的公公吴良,他们进了房间后,开始不停地翻动起来,从衣柜到抽屉,还有行李箱,再到卫生间,大概翻了十几分钟,两人拉灭了灯,关上门走了。李丽将这个奇怪的事情告诉了父亲,李丽的父亲非常生气,哪有公公在没有经过同意的情况下,私闯儿媳居住的房间,还将房间翻个遍!这个房子是婚后留给小夫妻俩居住的。李丽也很是恼火,公婆如果有事,完全可以在她在家的时候来找她,偷偷进入儿媳的房间算什么?于是,父女俩便去找李丽的公公婆婆论理。李丽开始并没有提摄像头的事,吴良始终不承认自己进过儿媳妇的房间。李丽于是打了110报警,说有人闯进了自己的房间。警察到现场后,吴良还是矢口否认,这时吴家的门口已围了许多看热闹的邻居。李丽当着警察的面出示了自己手机里的监控录像,吴良面对李丽父亲的责骂,顿时无言以对。吴家的颜面也在当晚尽失。

    李丽与父亲回到房间后,暗自为自己今天晚上出了口气而高兴。但他们不知道,吴良一家已经恼羞成怒,正在准备一个新的计划。

    女儿被赶出家门,父亲怒打吴良

     父亲李四方看对方也没对女儿怎样,便准备第二天回老家。晚上闲来无事,就独自一人到外面闲逛。就在这时,李丽从外面回来,上楼时发现公婆家有许多人在喝酒,并在议论着什么。李丽预感事情不妙,立刻回到自己的房间。果然不久就有人敲门,要进入李丽的房间,来的人很多,李丽估计是公婆叫来帮忙的。李丽不让进,双方发生激烈的争吵。李丽的公公婆婆要李丽立刻搬出去,“儿子已经要跟你离婚了,你还有什么理由住在我们家,还给我们气受?”李丽这时最担心的不是她自己,她担心父亲回来,以父亲的脾气,肯定要和对方打起来,对方人多,父亲要吃亏的。李丽趁乱打了110报警,警察让他们到派出所调解。李丽马上和父亲打了电话,让他不要回家,直接到派出所。

    父亲接到女儿的电话,急匆匆赶到派出所调解室。当他得知对方要把女儿赶出家门,立即火冒三丈,责问对方。吴良也毫不示弱,双方便争吵起来。李四方看着嚣张的吴良,又看看旁边哭泣的女儿,想着半年以来女儿受的委屈。吴家在女儿生病后,不仅不悉心照顾,还要起诉离婚;女儿生病没有收入来源,不仅不负担生活费,还起诉要求返还“彩礼”,这不是将女儿逼上绝路吗?李四方便觉得血直往上涌,脑子一片空白,握紧了拳头,朝着吴良的右眼狠狠地就是一拳。吴良的眼镜被打掉在地,鲜血涌了出来,吴良啊的一声,双手捂着眼睛蹲在了地上。这时外面的警察听到屋里的动静,立即赶了过来,拉开了双方。

    第二天下午,吴良的诊断结果出来了,眼眶骨折,眼镜的玻璃碎片扎入了吴良的眼睛,吴良进了医院的手术室,李四方被送进虹口区看守所。

    艰难的调解之路

    李丽哭着打通了律师的电话,“我爸被关起来了,快救救我爸吧“,律师听了事情原委后,也没有想到会发展到这个地步。本来是婚姻家庭纠纷,现在变成了一个故意伤害刑事案件。根据多年的办案经验,要想轻判或者取保出来也不难,关键是要争取到被害人的谅解。律师立即联系了案件承办,但承办说被害人还在医院住院,无法安排调解。律师便只有先去看守所会见李四方。

    虹口区看守所建在一条河边,经过二年多的改造,目前可以说是上海市科技含量最高的看守所,人脸识别等高科技都用上了。经过层层关卡,律师隔着铁栅栏见到了李四方,李四方显得有点急躁,言语间也透着懊悔,“律师,你一定要想办法把我弄出去,我女儿生病,我不放心,我老母亲年纪也大了,还有我养了那么多狗,别人不知道怎么照顾……”,律师知道刚进看守所的人无法适应失去自由的生活,急切地想出去。律师告诉李四方,正在做被害人工作。李四方说,“赔就赔吧,对方说要离婚就离吧,就委屈丽丽了”,李四方有点伤感,擦了擦眼睛。律师告诉李四方,可能要等一段时间,对方目前还在住院,后面律师会努力争取。

    过了二个星期,律师和承办取得了联系,得知对方拒绝调解,律师提出愿意赔偿对方所有费用及同意离婚的方案对方不接受。吴良还写信给派出所,说李四方殴打他,致他眼眶骨折,血流满面,李四方无视国法,不可饶恕,要求严惩,不同意取保。承办说他会早点结案,到了检察院对方可能态度会变化。果然,案子不到一个月就移送到了检察院。律师立即与检察院联系,公诉人回复说对方还没有和解的意向,也没有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检察官说,我还是给你早点移送到法院吧,让法官再做做工作。

    律师在看守所再次见到李四方,李四方已没有了初次的慌乱,听着律师和他讲外面情况,李四方始终放不下的还是女儿的身体,李四方说他脑子里总是浮现女儿拿着菜刀去找吴良拼命场景,律师安慰他不要多想,女儿已经长大了,会有自己的判断。律师跟李四方说对方如果不同意调解,可能很难取保。李四方平静了许多,“如果对方真的不愿意调解,我也不会赔他钱,坐牢就坐牢吧“,李四方对和解已不抱什么希望了。

    至此,调解之路完全陷入了僵局,此时,最为急切的是李四方的女儿丽丽,她不想父亲为她而坐牢受罪,她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只要父亲能够早点出来。案件还会有转机吗?

    峰回路转,达成和解

    案件二十多天就移送了法院。律师还是抱着一丝的希望,立刻与承办法官取得了联系。案件主审法官是位女法官,和律师说被害人吴良已到法院拿了起诉书,聘请了律师,准备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律师一听喜出望外,案件终于有了转机。律师马上和法官讲了案件的背景情况。双方是亲家,由于婚姻家庭纠纷引起,被害人自己有一定的过错。被告人已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希望法院能考虑到其女儿生病的情节,多做调解工作。过了三四天,法官通知律师,到虹口法院就故意伤害的民事部分先行调解。

    调解那天,丽丽早早地到了法院,吴良一行有三人,一个年轻的代理律师,还有一个中年男子。丽丽说中年男子就是她爸出事那天,纠集一帮人在吴良家喝酒的那个人,要把丽丽赶走的恐怕就是他出的馊主意。调解开始了,中年男子说要赔偿二十万元,包括伤害案的赔偿费用和68000元“彩礼“的钱。这个金额对丽丽来说无疑是天文数字。吴良家将彩礼纠纷和伤害案件关联在一起,无疑是想利用丽丽想让父亲早点出来的心理,这无异于敲诈!律师平静地听着对方的调解方案,并没有立刻表态。律师看了看对方提供的住院费凭证,和法官说,吴良的医疗费不到六万元,因为吴良已办理退休,不存在误工费。医药费加上营养费、护理费等所有损失,不到七万元。也就是说被害人的合理赔偿部分也就是在七万元左右。要求返还彩礼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也不应在本案中处理。如果本案和解赔偿金额超过被告人的承受能力,最终受损的还是被害人,被害人将可能得不到任何赔偿。律师还主动提出,本案是因离婚纠纷引起,丽丽愿意不附加任何条件与吴良的儿子办理离婚手续。听了律师的发言,中年男子态度仍旧很强硬,威胁说如果不答应,就让法院重判李四方。中年男子甚至还威胁律师:”你知不知道你在和谁说话!”,这样的场面律师见多了,这种在社会上混的人除了说几句大话之外,对法律一无所知,不值得与他争辩。谈判一旦退让,对方就会得寸进尺,不断地提要求。吴良起初还是自信满满,淡定地坐在椅子上,现在脸上也开始渐渐露出忧虑神色。律师开始收拾公文包,准备离开。这时吴良的代理律师刘律师赶紧出来打圆场。专业律师是最能预判案件的结果了,如果不能在今天达成和解,根据被告人家庭状况,被害人最终很难拿到赔偿。被告人即使判刑,最多也在一年以内,对被害人来说除了出口气之外,也得不到什么益处。双方的矛盾也没有解决,吴良儿子还要面对离婚诉讼。

    最终,在法院的调解之下,双方达成和解协议,李四方一次性赔偿吴良各项损失八万元,李丽与吴德到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吴良对李四方表示谅解,愿意请求法院对李四方从宽处理。

    并非圆满的结局

    律师事务所的会议室,律师再次见到李四方父女二人,李四方在宣判当天就从看守所放出来了,在看守所整整关押了二个月零六天。李四方给律师送来了锦旗,感谢律师的辛勤付出。三个诉讼,两个民事诉讼经过律师代理,法院都没有支持对方的诉讼请求,刑事诉讼最终帮当事人以最小的代价获得缓刑。李四方紧握着律师的手,有点兴奋地讲着在看守所的经历,女儿丽丽也轻松了许多,微笑看着父亲兴高采烈地与律师交谈。律师看着这对父女,也是感慨万千。

案件具体详情及相关法律问题的咨询,可长按如下二维码加关注,联系专业律师为您解答。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